首页>>独家策划>>独家策划回顾>>特别策划:通史与断代:历史呈现的两大文本形式
W020200522098447761343.jpg

四千年来,中国史家追求的最高目标、所欲达致的最高境界,即在一个“通”字上。讲到“通”,许多人立即会想到司马迁所谓“通古今之变”。其实,不仅司马迁,众多史家,无不以“通”自励。古代两部最著名的史学理论著作,一名《史通》,一名《文史通义》。司马光主持编撰一千三百多年的编年史,书成,神宗皇帝亲自定名为《资治通鉴》。杜佑的《通典》、郑樵的《通志》、马端临的《文献通考》,合称“三通”。后世赓续,至有“十通”之众。“通”作为一个伟大的史学命题,长响不衰,影响至深。呈现历史的文本形式,以通史与断代为大宗。在论及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点时,习近平特别提示出“融通”二字。“融通”时义,大矣哉!习近平特别强调将三方面的资源融通起来,一是马克思主义的资源,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资源,三是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资源。当代中国史学要推出富有思想穿透力的精品力作,自当具体地将上述三方面的资源融通起来。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贵州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