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虽仅有78字却为稀世珍宝 欧阳询《梦奠帖》被禁止出境展览
2019年05月24日 09:15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郭平 字号
关键词:行书;文物;杨士奇;欧阳询;董宝厚

内容摘要:辽宁省博藏唐欧阳询《梦奠帖》,这一书法神品上有152枚印章,讲述了国宝在流传过程中发生的故事。

关键词:行书;文物;杨士奇;欧阳询;董宝厚

作者简介:

  记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辽宁省博物馆珍藏的《唐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卷》,是唐代书法大家欧阳询的存世真迹,这一珍贵文物被国家文物局列入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去年,《唐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卷》时隔十余年再次展出,共接待了30多万海内外参观者。这一书法神品上有152枚印章,讲述了国宝在流传过程中发生的故事。

  史记

  SHIJI

  “秃笔疾书”是误传

  《梦奠帖》书心全文为行书,共78字,其内容为:“仲尼梦奠,七十有二,周王九龄,俱不满百。彭祖资以导养,樊重任性,裁过盈数,终归冥灭,无有得停住者。未有生而不老,老而不死,形归丘墓,神还所受。痛毒辛酸,何可熟念,善恶报应,如影随形,必不差二?!?/font>

  这段话讲的是,孔子梦见自己坐在房子正堂的两个楹柱之间,于是在72岁的时候去世,周文王活到90多岁,他们都不满百岁;彭祖修道养性,控制情绪,才过百岁,但是最终也是冥灭,没有能永远留在世上的。因此,没有生下来不老去,老而不死的人,人的形体最终要归于坟墓当中,将神魄归还给授予者。人生的病痛辛酸怎么能总是挂在心上呢?善恶报应,如影随形,肯定不会差一分的。

  欧阳询通过引证史事,讲述了自己对生老病死的看法。研究者据此推测,《梦奠帖》应该写成于欧阳询年迈之时,也是他书法技艺炉火纯青之时,更能反映出欧阳询书体的特征。

  欧阳询有《八诀》《传授诀》《用笔论》《三十六法》传世。其中,《八诀》对汉字笔画的写法进行了非常形象的描述,人们可以在《梦奠帖》中一一找出实例对应。

  在资料中,有欧阳询“秃笔疾书”一说。省博物馆学术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员董宝厚引领记者仔细观察《梦奠帖》的清晰图片,指着其中的“不”“未”“生”等字说:“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些字的起笔和收笔带有明显的笔锋,这些笔锋是那种无毫的秃笔根本无法完成的?!?/font>

  通过专家指点,记者注意到,欧阳询的《梦奠帖》每字之间,字的每个笔画之间都有着严格的内在联系,稳重刚劲,正像后人评说的那样,如“龙蛇飞动,矛戟森列”。

  展出3个月,吸引30万参观者

  去年8月,《唐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卷》(以下简称《梦奠帖》)在省博物馆展出。展览现场,游客发出阵阵惊叹声。

  300年前,面对这一书法珍品,时年26岁的乾隆也发出这样的惊叹声。他非常少见地在明代装裱的手卷纸本引首上,提笔写下了“真迹无疑”四个大字,然后又写道:“向已论梦,此文不复赘言。乾隆丁巳孟冬,御笔?!毕旅娓恰扒 卑孜牧橛?。乾隆丁巳年(1737年)为乾隆二年。

  董宝厚说:“从书画鉴赏角度,我们说此帖与史料中记载的欧阳询字体的风格高度吻合?!蔽舜硬煌嵌冉沂尽睹蔚焯返闹匾壑?,不少媒体使用了各种标注这一文物珍品身价的称谓,包括“十大传世名帖”等。董宝厚笑了笑:“民间泛泛地凭印象说‘十大名帖’,既不科学,也不可取?!?/font>

  董宝厚调出了国家文物局在2012年公布的《第二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书画类)》,他告诉记者:“第一批目录中没有书画类文物,所以这是目前国家文物局公布的第一批禁止出境展览的书画类文物?!?/font>

  在目录中,辽宁省博物馆的“唐欧阳询《梦奠帖》卷”排在第四号,目录中列入的文物只有37件,这足以说明《梦奠帖》的珍贵。

  出于文物?;さ目悸?,这类文物不会轻易展出,《梦奠帖》上一次展出时间是2004年。

  因此,早在省博物馆策划布展阶段,各种传媒就做足了宣传,吸引了众多国内外慕名而来的参观者。

  据介绍,根据展厅有关统计数据,文物展出3个月间,海内外参观者超过了30万人。

  在众多参观者中,除了被《梦奠帖》盛名所吸引,前来亲睹千年文物精品的粉丝之外,还有相当一批书法爱好者,他们借助文物展出的机会,走近欧阳询真迹,细致体会欧体字的神采。

  密布152枚鉴藏印章

  董宝厚打开一幅《梦奠帖》的高清图片,放大,上有元代书法家赵孟頫的“赵氏子昂”朱文方印。他提醒记者注意,印纹的上方边线有一处凹陷?!罢悦项\的这个印章是枚铜印,铜质材料遇到外力可能会发生变形。史料记载,赵孟頫的这枚印章曾经摔过一次,我们从这里可以找到实际的印证?!倍袼?。

  研究人员在《梦奠帖》上共采集到152枚各个年代鉴藏印章的印纹。由这些印章编织而成的长达1000多年的品鉴、收藏的经历也同样是宝贵的历史资料。

  《梦奠帖》最早的3处印纹是书心上部的两个“御府法书”和书心后部下方的“绍”“兴”朱文连珠印,这些印纹属于南宋高宗赵构时期的收藏印迹,反映了这件文物曾在宋朝皇宫内府收藏。从手卷的宋代缂丝包首上的几处磨蚀痕迹,可以看出文物在千余年流转过程中所经历的沧桑。

  史料载,南宋末年的皇帝一代比一代软弱,大权旁落。宋理宗时,贾似道当政,他借机从内府谋取大量珍玩字画,流传至今的书画类文物上经??梢钥吹郊炙频赖牧粲?。

  但是这位当年权倾朝野的“太师、平章军国重事”似乎对于《梦奠帖》中关于生死有数,善有善报、恶有恶果的教诲非常不感兴趣,所以在这件藏品上留印不多,仅有“悦生”朱文葫芦印、“长”朱文长方印两枚印章,也许正是因为不听古人教诲,这位权相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

  贾似道败亡后,这件文物落入宋末元初学者陈栎的手中,并藏于“勤有堂”,随后转入同时期的诗人陈德翁手中短暂收藏。此后,转手卖到了元末著名篆刻家、诗人、篆刻理论家叶森手中。

  在《梦奠帖》上留有两方宋末诗人杨镇的朱文长方印。他是继叶森之后的收藏家。

  到了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七年,即公元1290年,元代著名收藏家郭天锡从杨镇处购得《梦奠帖》。这位收藏家不仅在文物上留下了“审定真?!敝煳姆接?,还留下手卷中的第一段跋文。

  他在跋文中简要介绍了欧阳询的生平,引述了古籍中对欧体字的评价,记录了自己的收藏经历,随后写道:“此本劲险刻历,森森然若武库之戈戟,向背转摺,浑得二王风气,世之欧行第一书也?!?/font>

  《梦奠帖》在明代辗转由大收藏家项元汴收藏,这位收集书画真迹近乎成痴的人物和他的后人在手卷上钤盖了70多个印章,遍及手卷书心及后面历代跋文,足见当年对这一书法真迹的喜爱之情。

  此后,《梦奠帖》在乾隆年间进入清廷内府,乾隆、嘉庆和宣统都有留印。这一文物在清末被溥仪以赏赐的名义带出北京,后来又经天津转运到长春伪皇宫。1945年,溥仪又将其携带到临江,后被截获,随后被转交到东北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辽宁省博物馆前身收藏。

  “仁宣之治”重臣晚年留跋

  在《梦奠帖》中,紧随元代书法家赵孟頫的跋文之后,有一段跋文,其中写道:“韦续《墨薮》,欧阳正行书在中上品。欧教作书有八诀,最利初学。学者观古人书,必观墨迹,乃见妙处。此《梦奠帖》七十八字,真人间绝无仅有,希世之宝也,盖尝入宋御府矣。赵文敏所题,考碑志是三十七八岁笔,故与后来特异。吾家蓄古墨迹此为最久?!?/font>

  这段话的意思是,在唐代书法家韦续编著的《墨薮》中,将欧阳询的行书列为中上品。欧阳询书法技艺中有“八诀”,特别利于初学者。学习书法的人观摩古人书法,一定得看墨迹本,这样才能看到绝妙的地方。这幅78字的《梦奠帖》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稀世之宝,曾被宋内府收藏。赵孟頫的题字,经过研究碑志,推测是他三十七八岁时写的,所以同后来的区别很大。在我家的藏品中,这一墨迹本是年代最为久远的。

  这段跋文的作者是杨士奇,明代大名鼎鼎的“三杨”之一,是对明初盛世“仁宣之治”有过重大贡献的名臣。

  杨士奇一岁时丧父,其母改嫁当时任德安同知的罗性,杨士奇于是改姓罗。后来有一次罗家祭祖,年幼的杨士奇自做土像祭祀杨氏祖先,被罗性发现,赞扬他有志气,于是恢复他的宗姓。

  杨士奇在《明史》中有传,他在明建文帝时期开始入朝为官,此后经历了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四朝。

  从《明史》记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杨士奇直言进谏、公正无私的为官特征。

  《明史》记载,明仁宗即位后,杨士奇被提升为礼部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明仁宗见杨士奇前来,说道:“新华盖殿大学士来了,他肯定有正直的言论,让我们来听听?!?/font>

  明仁宗可能是想玩笑一下,没想到杨士奇立即进言:“圣恩减少岁供的诏令才下两天,惜薪司便传出圣旨要征收八十万斤枣子,这与前日的诏令不符?!泵魅首诹⒓疵罴跞グ胧?。

  明宣德元年,也就是公元1426年,汉王朱高煦叛乱。明宣宗亲征平定了叛乱?;厥ν局?,有大臣说汉王、赵王实是同心合谋,请求乘势袭击彰德,擒拿赵王。杨士奇说:“论事应当有事实根据,天地鬼神难道可以欺骗吗?”还说:“当今皇上只有两个叔父,有罪的当然不可赦免,无罪的应当好好地对待他。如果对他有怀疑的话,加以防范,不使产生祸患就行了,何必急于动武,伤害了皇祖在天之意呢?”后来移师讨伐赵王的事终于得以止息。等到回京后,明宣宗思考杨士奇的话,对他说:“现在人们多在议论赵王的事,怎么办?”杨士奇说:“赵王是您最亲的人,陛下应该保全他,不要被群臣的议论所迷惑?!庇谑敲餍诓赡裳钍科娴慕ㄒ?,派使者将一些大臣的奏折和一份玺书送到赵国。赵王得到书信后大喜,哭着说:“我可以活下去了?!彼砩仙媳沓菩?,并且献出护卫。

  董宝厚说:“杨士奇写跋文的时间为正统八年四月六日,当时他已经77岁,一年后离世?!?/font>

  《明史》记载,明英宗正统初年,杨士奇进言:瓦剌逐渐强盛,将成为边防的祸患,边防军缺少马匹,恐怕不能抵御,请让他们到附近的太仆寺领取马匹,另外西番的贡马也全部拨给他们。杨士奇死后不久,也先入侵,发生了“土木堡之难”。因此,有史家认为,如果杨士奇再长寿些,或许历史会是另外的样子。

作者简介

姓名:郭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贵州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