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信息技术推进智慧城市建设
2019年06月06日 10:21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丛晓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智慧城市是未来城市发展的高级形态。城镇化和高科技的结合即为智慧城市。尽管智慧城市建设依托于信息技术手段,但它并非单纯的技术概念。通过收集、传输、整合和分析城市运行的各项信息,智慧城市能够对社会管理、公众服务、产业运营等活动作出智能响应,深刻改变城市的生活、生产和生态空间。因此,从更高层次看,智慧城市是一种面向未来的、全新的城市形态。

  世界各国高度重视智慧城市建设,随着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出现,智慧城市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需抓住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机遇,推进智慧城市高质量发展。

  智慧城市深刻塑造未来城市

  智慧城市将深刻影响未来城市形态。城市功能的各个方面,包括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现代产业体系和城市管理等,都将向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方向变革。

  在可预见的技术条件下,未来城市形态具有以下特点。一是绿色宜居。通过建立能源实时管理、冷热供应管控系统、零碳建筑、智慧路灯、环境实时监测系统等智能平台,能够推动城市生产和生活方式转型,保障城市环境安全,最终建成低碳、绿色城市。二是基础设施智能化。一方面,智慧城市要求建立发达的光纤宽带、无线网络等ICT基础设施。另一方面,交通、油气管网、供水供电等传统基础设施将同信息化高度融合,最终实现整个城市基础设施的智能化。三是公共服务优质低廉。城市的本质是人口和经济集聚,这种集聚有利于公共资源的共享共用。智慧城市能够通过促进共享来分担城市公共服务成本,最大限度实现公共服务的规模效益。四是现代产业体系发达。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电子商务等能推进企业生产流程整合,提高产品生产效率和产品竞争力,有效匹配供需关系,推动建立信息化条件下的现代产业体系。五是管理能力强大。智慧城市通过完善资源配置效率、规范管理流程,能够有效解决城镇化快速推进和城市规模急剧扩张引发的交通拥堵、环境恶化、管理低效等方面问题,提升城市管理能力。

  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仍在路上

  2018年4月,全国网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快信息化发展,整体带动和提升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发展。

  全国各地在积极开展智慧城市建设实践。自2012年起,有关部委陆续出台文件指导地方智慧城市建设,并确立数百个智慧城市相关试点示范项目,有力提升了智慧城市整体建设水平。目前,我国已在信息采集、网络传输、信息处理、网络信息安全等技术领域形成了系列成果,涌现了一批竞争力较强的领军企业,缩小了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但是,智慧城市建设仍存在诸多不足,其中,整体进度慢、区域不均衡、领域不均衡的问题尤为突出。

  智慧城市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目前,不少城市已经完成了建设的第一、二阶段的任务,即数字化、网络化,部分城市已向智能化、智慧化阶段迈进。某些试点城市如南京、杭州、银川、贵阳等已取得较大建设进展,发展水平走在全国前列。但整体而言,仍有超过半数城市处于智慧城市发展的起步期。

  各地智慧城市发展水平不均衡。东、中、西部智慧城市建设水平差异明显,总体发展极不均衡。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信息集成与动态模拟实验室2018年对全国近百个地级城市的评估,东部地区发展水平最高,中部次之,西部最低,总体呈现东部发达、中西部落后的局面。

  领域建设水平不均衡。评估结果显示,不同建设领域存在明显的不均衡性。信息化基础设施、智慧公共服务与智慧社会治理发展较快,是智慧城市建设中的优势领域,但智慧产业发展、智慧规划管理等相对滞后,是智慧城市建设中的短板。

  推进智慧城市高质量发展需正确处理四个关系

  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不断推进,顶层设计缺乏、标准体系不完备等早期制约因素已经得到较好解决。在新的发展形势下,又涌现出一系列新的需要考量的因素。推进智慧城市高质量发展还需重点处理好四个关系。

  协调好短期需求与长期变革之间的关系。短期现实需求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驱动力。但是,在信息技术演进过程中,颠覆性技术和以共享经济、数字经济为特征的新经济将带来发展方式的深刻变革,这不仅远超城市发展的现实需求,还将衍生大量新的需求、创造大量新的发展模式。例如,无人驾驶技术将使车辆成为移动聚会场所和睡眠舱,对酒店形成替代甚至产生负面冲击。这意味着,城市管理者应具备“未来学”思维,充分预估到新技术带来的深刻影响。

  协调好顶层设计与底层自主创新之间的关系。在智慧城市建设的早期阶段,往往存在着顶层设计缺失的严重问题。但是,随着智慧城市理念的普及和技术的应用,智慧城市的规划支撑已经逐渐完备。特别是2015年以来,地方政府普遍将智慧城市建设写入五年发展规划之中,甚至制定了独立的智慧城市发展战略。在顶层框架几近完备的形势下,如何激活底层自主创新成为更需关注的问题。颠覆性技术创新具有很大的随机性和偶然性,往往难以通过规划来实现,而更易在鼓励自主创新的土壤中得以孕育。因此,智慧城市发展在完善顶层设计之外,还应注意营造良好创新环境,大力鼓励底层自主创新,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推进智慧城市建设。

  协调好公益类项目与盈利性项目的关系。智慧城市建设庞大而复杂,资金需求量巨大,特别是信息化基础设施等公益类项目,政府财政支出在融资中的比重相对较大,项目竣工后的运营阶段,政府往往还需要通过购买服务形式继续购买平台服务。过度依赖财政投入,不能发掘项目盈利点,不仅增大了政府的财政负担,还将极大削弱智慧城市建设的可持续性。单纯依赖政府自建、自营的智慧城市建设模式不可持续,探索可盈利的商业模式,引入市场机制、由企业和融资机构筹资已是必然趋势。

  协调好标准化与个性化之间的关系。在国家发布《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指南》等多个标准文件之后,智慧城市建设标准体系已经初步建立。但是,由于不同城市在规模等级、资源特色、信息化基础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如何在标准化体系下形成个性化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建设“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超大城市的智慧城市建设应重点解决“大城市病”、人流密度控制以及便民化等问题;中小城市应重点解决产业现代化发展问题;生态环境脆弱城市应重视对生态环境数据的监控与预警;历史文化资源禀赋较好的城市则需特别关注文物?;?,并提供虚拟体验服务以减少对文物本身的伤害。总之,智慧城市建设应在技术标准化与需求个性化之间找到平衡。

作者简介

姓名:丛晓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贵州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