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现代资本主义垄断的新特征
2020年05月28日 12: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谭培文 谌尧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针对资本主义发展特征,列宁认为,20世纪前后资本主义蜕变为垄断帝国主义,垄断成了全部经济生活的基础。他说:“帝国主义是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的时代,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到处都带有统治的趋向而不是自由的趋向。”金融垄断是现代帝国主义的本质特征和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威胁。问题在于,以往的研究,我们突出了列宁对资本主义金融垄断批判性论述,却忽视了马克思对生产、消费、分配和交换的垄断论述的研究。联系当前纷繁复杂的现代世界贸易纠纷,历史往往惊人相似。21世纪前20年以来的世界贸易摩擦,重现了19世纪50年代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对资本主义垄断特征的系统分析情景。资本主义垄断不仅突出集中表现为金融垄断,而且还表现出生产、消费、分配和交换等领域垄断新特征。

  控制交换价值生产市场,破坏了商品价值生产的产业链与价值链。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马克思认为“凯里是唯一的有创见的经济学家”。马克思说:“凯里用竭力追求工业垄断的英国对世界市场的破坏作用来解释。”在英国,首先就是工业制造生产市场的垄断,破坏了商品价值生产的产业链与价值链。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市场交换价值的交换表现了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本质特征。从生产来看,“商业的目的不是直接消费,而是谋取货币,谋取交换价值”。资本主义是一个“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和以这种交换价值的交换为基础的共同体”。这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与一切有交换而不以交换价值的交换为目的社会的差别。物的使用价值对人来说没有交换也能实现,在人与物的直接关系中就能实现。而物的交换价值则只能在交换中才能实现,只能在一种社会过程才能实现。资本主义以控制交换价值的生产为目标,破坏了市场交换商品使用价值生产的产业链和价值链。

  马克思认为,垄断是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反面,“因为竞争从历史上看在一国内部表现为把行会强制、政府调节、国内关税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取消,在世界市场上表现为把闭关自守、禁止性关税或保护关税废除”。这就是说,在世界市场上,资本主义垄断主要表现为闭关自守的单边主义、禁止性关税或贸易关税保护主义与排外主义。

  操纵货币与劳动力的不平等交换,损害了市场等价交换的原则。马克思说:“工人的客观劳动条件(生产资料)和主观劳动条件(生活资料),是作为资本、作为被他的劳动能力的买者所垄断的东西与他相对立,否则工人就不会出卖自己的劳动能力了。”资本对劳动力市场的垄断是获取剩余价值的主要手段。资本主义“最大的交换,不是商品的交换,而是劳动同商品的交换”。马克思揭露了这种货币与劳动力等价交换掩盖了事实的不平等。马克思认为:“平等和自由不仅在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交换中受到尊重,而且交换价值的交换是一切平等和自由的生产的、现实的基础。作为纯粹观念,平等和自由仅仅是交换价值的交换的一种理想化的表现,作为在法律的、政治的、社会的关系上发展了的东西,平等和自由不过是另一次方上的这种基础而已。”等价交换是平等自由产生的真正基础。但是,资本主义垄断支配下的货币与劳动力交换,彻底地损害了市场等价交换的平等原则。平等和自由只剩下一个毫无实际内容的空洞的纯粹观念,法律的、政治的、社会的关系的平等自由则完全脱离了这种现实基础而成为了一个虚幻的幌子。与其说它维护了交换价值交换的原则,不如说它直接损害了市场等价交换的原则。

  独占市场财富的增值,牺牲了人的全面发展需要的消费。在资本逻辑支配下,资本主义的唯一需要是生产与积累财富的需要。而“生产处处从属于作为前提的消费”。这种前提就是资本、货币财富的积累。资本与劳动力的价值交换,目的不是人的全面发展需要。马克思认为:“资本换进的这种劳动是活劳动,是生产财富的一般力量,是增加财富的活动。”生产离不开消费,生产即是消费,消费是生产的前提。消费分两种消费,一种是生产资料的消费,一种是满足人的全面发展需要的生活资料消费。但在资本家那里,消费只是限于劳动力作为生产财富的一般力量与增加财富活动的生产与再生产的需要。资本家阶级独占了市场财富的增值,并以奢侈品消费资料形式“只进入了资本家阶级的消费”。市场财富的增值,并未如斯密所愿在客观上有利于社会,诸如满足交换价值交换带来的全面需要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需要的消费。

  攫取财富分配的统治权力,造成了市场财富分配的不平等。马克思认为,资本本是一种社会力量,但在私有制条件下,资本变成资本家攫取财富分配的私人权力。资本首先通过“占有他人的劳动”,占有他人的劳动创造财富的力量。而工人“为了一个既定量的劳动能力的价值而出卖劳动的创造力。相反,我们往下就会知道,工人必然会变得贫穷,因为他的劳动的创造力作为资本的力量,作为他人的权力而同他相对立”。工人就像以扫为了一碗红豆汤而出卖自己的长子权一样,通过所谓的等价交换,转让了自己的劳动创造力,放弃了自己占有财富的权力。这种权力结果变成他人的权力,及资本家的资本权力。

  而分配是法权,资本家独占了资本的权力,分配原则就是按资分配。根据按资分配原则,财富的创造者只得到一碗红豆汤,而资本家则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本权力将劳动创造的财富据为己有,结果是贫富两极分化,工人必然会变得贫穷。马尔萨斯却认为:过剩人口与赤贫是一回事。因为,在自由工人的概念里就包含了赤贫。按照工人的经济条件,工人不过是活劳动能力而已,因而也有生活的需要。可是,他没有客观条件作为劳动能力来实现自己。按马尔萨斯逻辑,资本家的巧取豪夺可谓理所当然。马克思说:“假使资本家不需要工人的剩余劳动,那么工人就不能完成自己的必要劳动,不能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于是他便不能通过交换取得生活资料,如果他得到它们,那只是从国家的收入中拨给他的救济。”马克思批判了马尔萨斯这种荒唐的逻辑,说:“只有在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方式下,赤贫才表现为劳动自身的结果,表现为劳动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可以看到,当前美国加征关税,是攫取财富分配的统治权力国际化。在美国一些政客看来,资本家垄断财富分配的统治权力是正当的,其他国家只能是“赤贫”,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就是搭了美国“便车”。这是十分错误的。

  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繁荣起来的拐杖,但资本主义不等于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的垄断、独占、欺诈、剥削等本性,决定它有反市场的一面。因此,应对资本主义的垄断,必须保持战略定力。一是要坚持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优势,必须打破资本主义交换价值对生产市场的控制,重建以商品使用价值为前提的交换价值产业链和价值链;必须批判资本操纵劳动力市场的霸权规则,建构公平正义的市场等价交换贸易原则;必须变革资本攫取的市场财富分配权力,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必须颠覆人对物的依赖关系,改善民生,推进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二是要在加大对外开放的同时,积极做好金融风险的防范,做到微观搞活,宏观调控,尤其是要避免和防范外部因素引发的全局性金融风险。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道路之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研究”(18AZX00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文化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和广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大问题研究项目成果)

  (作者单位:广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广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谭培文 谌尧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贵州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