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本网原创
【学理书简】网络社会与国家治理:中国早期系统研究网络政治的文本管窥
2021年03月04日 09: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邓双全 字号
2021年03月04日 09: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邓双全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人类携着互联网这一利器昂首进入21世纪之时,信息革命带来的各种红利让人目眩神迷:获取知识的途径更加畅通,信息通讯更为便捷,网络休闲娱乐方式丰富多彩……互联网这一“双刃剑”仿佛更多地呈现出为人类披荆斩棘、提高生产力的有利一面。然而,随着互联网进一步影响着现实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运行模式,并试图在网络中构造一个与现实社会平行、却更加“平等”和“自主”的网络社会时,人们突然发现,互联网似乎不是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它可能会引起现实社会的强烈反弹。部分学者深刻洞见了互联网空间中充斥着的技术崇拜、伦理道德、电子民主等问题,提出了研究网络政治运行规律,构建网络政治学科理论体系的宏大议程。

  2002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刘文富著《网络政治:网络社会与国家治理》(以下简称《网络政治》)一书,是国内早期系统研究网络政治理论的重要著作,彼时互联网方兴未艾,学者们更多地是从互联网本体论和价值论的单一角度对网络政治进行阐发,较少有学者对网络社会的权力运行、政治过程、政治体制、政府管理、电子政务、网络民主、法制建设、政治发展、政治文化等问题进行系统性研究。该书从网络政治现象、网络社会治理、网络政治发展三个角度,全面分析了国内外网络政治理论的研究状况,系统论述了网络政治的技术、社会和经济基础,对网络空间的虚拟政治现象进行了深入的解读,通过分析网络对政治生活的影响,提出了网络社会国家治理的现实路径,前瞻性地预测了网络政治的发展趋势。“数字化是不可抗拒的,除了积极迎战,我们没有其他出路。”刘文富在书中大声疾呼对网络政治理论与实践进行广泛研究,正视网络政治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说,其观点至今仍然充盈着巨大的理论活力,对新时代网络政治理论与实践研究具有巨大的指导价值。

  第一,前瞻性地认识到了“数字鸿沟”带来的巨大影响。信息革命带来了生产方式的变革,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生物仿生科技对于人类大脑的开发和对于人类四肢功能的延伸,所带来的结果是复杂劳动的简单化,体力劳动正在日益被脑力劳动所取代。但是,不是每个国家都能从信息革命中获得均等的好处,信息革命使得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数据鸿沟”逐步扩大。“用西方语言进行网络沟通,用网络推广西方文化,必定对发展中国家政治一体化的文化基础产生巨大的侵蚀。”刘文富对此早有洞见,他不仅预测了21世纪头二十年的互联网发展,而且断言国际斗争的新领域将集中在“网络霸权”和“反网络霸权”之间。他对美国未来充当“网络警察”表示了忧虑,并警告后发国家要认真关心自身在网络时代的地位和处境。

  第二,充分论证了电子政府的服务功能。刘文富广泛搜集和整理美国和欧盟在电子政府和电子政务建设方面所取得的先进成果,从日常生活层面、远距离行政服务和政治参与三个方面论证了电子政府的信息、沟通和交易服务功能。电子政府除了提供对于工作、住宅、教育、医疗、交通与环保等与人民群众息息相关的基本信息外,还能搭建政府、社会和公民之间的沟通反馈平台,并且能在网络上处理行政事务,同时,还可以促进政治参与,提升网络的民主化水平。刘文富认为,电子政府取代传统政府、程序式管理取代实体性管理将成为可能,虽然这个观点过于乐观,但整体来看,电子政府与传统政府相比,在行政效率方面确实有质的提升。特别是21世纪以来,政府在电子化办公和信息公开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第三,深刻地分析了网络社会的伦理问题。互联网的优点显而易见,但绝不能忽视其消极作用。刘文富首先分析了网络社会面临的伦理难题,如知识产权保护、民族文化发展、网民道德人格、信息污染和欺诈、信息安全等方面,随后,他着重论述了信息技术本身对伦理的挑战:数字技术是按照纯科技的逻辑进行发展的,但是网络社会的数字化生存和交往却遵循着人类的基本伦理准则。因此,互联网产生并将长期存在不道德的行为,个人隐私受到网络技术的严峻挑战,“文化渗透”“文化侵略”甚至“文化殖民”行为所反映出的网络伦理问题将成为网络社会最大的挑战。最后,从社会心理学和道德心理学的角度,互联网割裂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代之以冰冷的“符号”,导致了人们在物理空间上的“撕裂”,更容易引发社会问题。

  面对迅猛发展的信息革命,刘文富抱之以欢迎态度,建议人们把握住信息革命的机遇,不断完善网络民主,建设电子政府,激发网民的政治参与,搭建政府和公民的沟通渠道,提供方便快捷的电子服务,但是,他对网络社会的运行发展太过悲观了,对于网络政治发展,他担忧网络空间将会延续现实政治的发展模式,在基本上垄断了互联网技术专利和互联网核心产业的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将会延续现实政治的霸权,在网络空间中形成“信息霸权”。

  《网络政治》这本书从构思到写作的时间跨度,刚好是冷战结束后的十余年,国际政治格局呈现“一超多强”的态势,美国相继发动伊拉克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到处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国际政治环境较为恶劣。无独有偶,20世纪90年代,也是互联网技术发展的黄金年代。1992年,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提出了美国信息高速公路法案。1993年9月,美国政府宣布实施“国家信息基础设施”(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简称NII),克林顿踌躇满志,开始着力兴建“信息高速公路”,以此拉开与其他国家的差距。此后,虽然各国纷纷推出自己的信息化战略,但却难以望美国项背。在这种国际政治和信息化背景下,刘文富强调网络政治发展趋势的“霸权”与“反霸权”问题也就不足为怪了。

  事实上,许多学者都意识到美国的信息霸权问题,并作了相当充分的研究。例如,刘文富认为英语是造成互联网“数字鸿沟”的关键变量;英国学者安德鲁·查德威克研究了全球“数字鸿沟”的关键变量,并根据豪尔吉陶伊(Hargittai)、罗比森和克伦肖(Robison and Crenshaw)等人的研究情况,得出结论:英语水平与较高的互联网使用程度呈现出的只是弱相关。也就是说,跟通常意义上的理解相反,英语水平高低不是影响互联网普及率的关键变量,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信息政策才是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关键变量。即使是在发达国家内部,“数据鸿沟”也依然存在。所以,各国纷纷要求设立一项互联网治理的“公平”制度,以此来达到规范网络发展的目的。弥尔顿·L. 穆勒认为,“网络安全问题是人性问题在虚拟空间的扩展。”人们已经认识到互联网治理这个问题,并且想要改变它,或者说让它变得更加完善和可控。在信息革命持续深入推进的新时代,研究网络政治的运行过程和网络政治发展规律,进而构建网络政治学理论,对于政治学、社会学及传播学等相关学科的交叉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理论意义。同时,洞悉网络政治发展状况和了解电子政府发展脉络,可以有效提升领导干部应对网络意识形态风险的研判和处置能力,进而促进国家网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网络政治》出版至今已近20年,世界与中国的网络社会和网络政治格局均发生了很大变化,网络社会也由1.0时代进入2.0时代,网络政治、社会治理乃至国家治理实践都有了新的内涵和新的特征,特别是Web2.0时代社交媒体的广泛运用,使得网络政治研究的理论意蕴与政治格局、网络政治的治理空间与治理动力、网络社会治理载体与机制、网络政治发展与网络治理新形态等问题,迫切需要进行全新且深入系统性的研究。由此来看,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维度出发,中国网络政治研究始终具有较强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角度,依托于中国积极参与国际社会治理与全球网络秩序的构建,切实强化网络政治研究,无疑是更具有重大现实价值的学理课题。

  参考文献:

  1.刘文富:《网络政治——网络社会与国家治理》,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411页。

  2.潘伟杰、余波:《信息革命的政治挑战和理论困境》,《世界经济与政治》1999年第3期,第44—48页。

  3.[英]安德鲁·查德威克:《互联网政治学:国家、公民与新传播技术》,任孟山译,华夏出版社,2010年,第88页。

  4.[美]弥尔顿·L. 穆勒:《网络与国家:互联网治理的全球政治学》,周程等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194页。

  (作者系暨南大学党委宣传部副主任科员、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9级中共党史专业博士研究生)

作者简介

姓名:邓双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外国非洲色情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