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第一届“先锋哲学论坛”不局限书本哲学(上)
2019年06月06日 15: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清原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吴清原 秦祎 张郭鹏 车孟欣 王润峰

  2019年5月25至2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现代外国哲学研究室和西方哲学史研究室共同举办的第一届“先锋哲学论坛”在京召开。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 浙江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华南师范大学、山西大学、天津社会科学院、湖北大学、四川大学、吉林大学、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巴黎索邦大学、芝加哥艺术学院、新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外国文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在读研究生等共计80余人参加了此次论坛。

  

论坛现场

  25日早8时,论坛以放映汪民安导演的纪录片《米歇尔·??隆防蚰?。随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尚杰宣布第一届“先锋哲学论坛”正式开始。尚杰研究员首先介绍了“先锋哲学”的源初构想?!跋确嬲苎А?计划以公众号、论坛与辑刊“三位一体”的方式推进,具有创新性和实验性,意在打破俗套,不局限于书本里的哲学,而是在跨越学科、冲破专业壁垒的思想交锋中追问生活世界;在论辩中相互启发、绽出新思想,共同探索时代精神的先锋?!安灰赖恼苎?,要活生生的哲学”是“先锋哲学”的核心宗旨。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尚杰

  本次论坛具体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汤明洁副研究员策划、召集和组织,围绕“什么是先锋?”这一主题分成六个部分,每部分包括主题发言、评议人评议以及由“先锋砖人”提问为主的圆桌讨论环节。

  第一部分:时宜

  在主题为“时宜”的第一部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冯俊教授率先进行了“先锋哲学是发时代之先声、回答时代之问的哲学”主题发言。冯俊教授认为,“先锋哲学”是一个新创概念,既没有确切的定义,也没有特指任何哲学家或流派。因此,“先锋哲学”具有相对性,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先锋哲学。广义上所泛指的“先锋哲学”往往是在一个时代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哲学,是新思想、新理论的提出者,新思潮、新流派的创立者,也是哲学发展史上的转折点或关键点。但是,有些哲学尽管名称是新的,却并没有提出和解决任何新的问题,甚至其自身是与时代潮流相悖逆的;这样的哲学尽管可能很时髦、很流行,但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先锋哲学”。就此而言,笛卡尔的理性主义和培根的经验主义、18世纪的启蒙运动思想、康德的批判哲学与其后发展延续的德国古典哲学,以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都是富有时代意义的“先锋哲学”。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冯俊

  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江怡教授对冯俊教授的发言进行了评议。江怡教授认为, 所谓的“发时代之先声”并非指在物理时间或在逻辑上为时代之先,而是指对其所处的时代做出了哲学的反思和批判,能够从概念上超越这个时代的历史局限。在江怡教授看来,“先锋哲学”的概念具有双重涵义:其一是指一种具有激进色彩的非理性主义的哲学倾向,它不仅在反对以往的一切哲学,而且在提倡一种全新的以“不合作”、“不妥协”为态度的哲学形态;另一重涵义则是指一种哲学研究的态度,即力图超越哲学所在的时代而使得这个时代精神在哲学思想中得以体现。无论是哪个时代的哲学,都与人类自身的存在方式密切相关。在此意义上,“先锋哲学”是一种自我反思的哲学,也是人类不断否定自我的哲学。

  随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李河研究员进行了“先锋哲学:An untimely thinking(一种脱时的思考)”的主题发言。李河研究员首先从“先锋哲学”的命名入手,对“avant-garde(前卫)”、“Sturmabteilung(冲锋队)”、“vanguard(前锋)”等具有“先锋”涵义的语词进行了简要的谱系性梳理,并认为先锋哲学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一种“先导性意识”。之后,李河研究员以“当代的非同时代人”和“异时代的同时代性”为核心,进一步考察哲学家与时代的关系:一方面,尼采等人的思想与同时代的脱节和断裂呈现出了一种“同时代的不合时宜”;另一方面,两个不同的甚至是彼此对立的时代,也可以具有某种相似的视域和话题。李河研究员认为,真正的时代是复杂的构成,是各个时段按照某种可把握标准而形成的集聚,但由于各个时间都有自己的路向,因此“时代”的概念就同时蕴含着不同时间在某个点上的“多向分延”(multi-furcation),进而使得通常意义上的“好时代”与“坏时代”并存,以及“同时代人”与“非同时代人”、“异时代的同时代性”等说法成为可能。在发言的最后,李河研究员指出,我们正在步入一个没有时代性的时代。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李河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研究员梁展对李河研究员的发言进行了评议。梁展研究员认为,李河研究员将“先锋哲学”定义为一种“不合时宜的思想”(沉思),这个定义本身就提出了哲学如何超越自身的时代性问题。海德格尔将克服那种将世界单纯视为我们的认识对象的形而上学视为一个与之战斗和决断的过程,而哲学、思想和艺术理应扮演一种揭示战斗和决断得以进行的前提,也即真理的角色。在海氏看来,思、诗和艺术是“此在”突入“林中空地”的前提,是“此在”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者领悟“存在”的前提,后者反过来发挥着引领人类重新创造新的历史的作用。在此意义上,梁展研究员认为:思、艺术和政治引领了历史或者时代,它们是地地道道的“先锋”;哲学就是先锋,先锋即为哲学。

  在之后的圆桌讨论环节中,“先锋哲学论坛”专设的“先锋砖人”天津社会科学院伦理学研究所李科政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生秦祎以及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赵雄峰博士针对两位发言人的发言进行了提问。北京电影学院张献民教授、华南师范大学黄作教授等也就李河研究员的发言展开了进一步讨论。

  第二部分:惊奇

  在主题为“惊奇”的第二部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尚杰研究员和华南师范大学哲学研究所于奇智教授分别作了主题发言。

  尚杰研究员在题为《“哇塞”——先锋哲学也可以这样出场》的发言中,围绕哲学源于惊奇展开了论述。不同时代的哲学家有不同惊奇。以海德格尔为例,他对“是”或者“存在”感到了惊奇。以往极少有人注意到,在“天是蓝的”或“我是开心的”这种表达式中,“是”可以被删掉。海德格尔出于好奇心,对“天是蓝的”喊了一声“哇塞!”,把它变成了“天蓝”。这个非同小可的改变始于惊奇,从此斩断了传统形而上学的思路,开辟了哲学的新起点。按照海德格尔的这种哲学新路,一切取决于临时性,取决于哇塞、取决于猜测或者打赌。思想和感情是连在一起的,就像智慧是爱出来的。并不存在的事物可能导致我的情绪波动。海德格尔和萨特的新哲学,用棒喝、哇塞、顿悟、共鸣,取代了解释或者理解。尚杰研究员指出,现象学的“意向性”概念的重大意义在于扭转形而上学的传统思路。但胡塞尔把意向性的重心,放在方向性,而不是对象性。只有涉及本身是重要的,至于涉及的是什么则不重要。

  华南师范大学哲学研究所 于奇智

  于奇智教授以“不在场的在场者”为引子,在题为《先锋,这是什么?反先锋,那是什么?》的发言中,就先锋和反先锋的概念谈了自己的看法。于奇智教授认为,先锋就是敢于开创先河,敢于标新立异,敢做时代的弄潮儿。同时,先锋背后、对面或身旁必有一个“反先锋” (l’anti-avant-garde, l’anti-pionnier, le contre-avant-garde, le contre-pionnier),或“反先锋派”(l’anti-avant-gardiste)、“反先锋主义”(l’anti-avant-gardisme)。二者共在,并形成“作用”与“反作用”的互动关系,结成命运共同体(communauté de destin)或者德勒兹哲学意义上的内在平台(plan d’immanence)。于教授认为,我们可以从“先锋”引出“先锋反叛” (la révolte d’avant-garde),即“先锋”的反面或超越,也就是“先锋”的先锋。反先锋可以对先锋说不,特别是当先锋处于过度状态或危险状态时,它能够做出适度、理性、自由的调节?!胺聪确妗弊浴跋确妗钡掌鹁痛嬖谟谒枷胩逑抵?。在一定意义上,哲学史就是“先锋与反先锋”互动互促的历史。此外,于教授还提出,写作也是“先锋”的一种重要出场方式。黑格尔就是以先锋写作的哲学姿态开启了“精神现象学”。这样的写作是与死亡-否定“赛跑”,为迈向死亡-否定而“存在”。在发言的最后,于奇智教授指出:先锋志在扬弃,要向死而生。

  尚杰研究员和于奇智教授分别就对方的发言给出了评议和回应。在之后的圆桌讨论环节中,“先锋砖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李涛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生秦祎、北京大学哲学系王洪光博士以及现场观众向二位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例如:传统与先锋把握事物的方式究竟分别是什么、为什么黑格尔是先锋哲学的一个起点、哲学在惊讶之外与沉思的关系等等。王歌就于奇智教授引用的黑格尔“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通过黑格尔的几处不同原文,提出黑格尔强调的是“合乎理性的”将会并应当发挥作用,成为现实(das Wirkliche);不合乎理性的现实徒有“假象”(Schein),终将时过境迁;此外要在黑格尔逻辑学的“存在、本质和概念”的环节中来理解“合理性”和“现实”之间的关系。

 

   第三部分:借用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汪民安

  在论坛的第三部分,与会者从艺术或艺术史的角度,对于“什么是先锋哲学”、“先锋艺术”或者“先锋”等观念给予了梳理。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汪民安教授首先指出,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先锋哲学,表现为对令人惊讶、突发而来的“事件”作出回应和解释。这里的“事件”不是德勒兹意义上的“事变”、“事物正在发生变化的过程”,也不是??乱庖迳系摹岸约榷ㄇ榭龅哪孀?,而是巴迪欧意义上的“由断裂而突然来到”的东西?!笆录本咛灞硐治凹鞘鑫弧钡木哂型曷缘木质票淮蚱?,变成了无法归类的碎片;而真正的主体就在于能够忠诚于这个世界的“事件”的发生,敢于将其宣布为“真理”。汪民安以艺术史为例,指出杜尚的《小便池》作品在创造、形式、意义和流通等方面表现为对既有艺术局势的打破和断裂,并最终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认为艺术中的真理。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 余玥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余玥博士则从杜尚的《大玻璃》入手,切入到艺术创作中对于“手迹-文献”的艺术观念变迁。他认为杜尚的转型的确表现出强烈的反痕迹主张,但并不意味着杜尚要回到拉斐尔式的完美理念型艺术。杜尚想要摆脱的和反对的是在工业化进程中那些艺术家能够做主的幻相。为此,余玥追溯了近现代艺术创作活动背后的新柏拉图主义思想和德国唯心主义思想,特别指出“手迹性的进程型艺术”所表现的人的觉醒和启蒙意义。余玥引述了迪弗、??潞屠饰饕墓鄣?,认为艺术作品是政治、经济、社会、人类学、历史学等多种外部关系案和话语交织的效果,反过来,一切似乎也都可以成为艺术作品,至此,艺术一定程度上已经终结了;朗西耶企图保留艺术的独立性,但其试图混合艺术的“民主”制与“等级”制的方案能否成功仍然悬而未决。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张献民教授考察了“先锋”作为语词的历史。张献民教授认为:首先,对于语词的管理和重视在现代社会具有政治意义;其次,语词的横移或借用和我们这个时代信息传播的大众化有直接关系。由于“每个人都是影评人”,人们往往会把基于受教育的经历乃至生存环境的语词使用到自己对文艺作品的评论中。随后,张献民教授进一步指出:“先锋”实际上是个军事用语,后来被转接到体育领域、文艺领域,乃至今天的领域。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先锋”由一个为主体牺牲的形象转变为“反抗”的全球思维的前导,从而彰显了在时代语境中,主流文化的一体性转变为结构主义人类学基础上的多元思想互动中的“和谐社会”。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 张献民

  针对这一部分的发言,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聂敏里教授、芝加哥艺术学院黄静远分别做出了评议和回应。聂敏里教授认为,余玥所谈到的现代艺术中依然存在着柏拉图主义和反柏拉图主义的冲突?;凭苍洞拥缬啊赌憧梢栽挛衣稹诽钙?,认为具有“先锋”意识就在于唤醒我们去面对生活中殊异的“事件”。作为这一部分设立的“先锋砖人”,湖北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庄威在圆桌讨论环节抛出了“是否存在‘无事件的追求’”、“杜尚所谓艺术的终结与尼采对上帝死了、罗兰·巴特对文学死了、作者死了是否有本质不同”、“影像、词语和先锋三者之间有怎样的关系”等问题。庄威副教授进一步提出“无事件的追求”或“追求无事件”应该也有,例如老子的“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蛐?,艺术、事件、断裂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事件”是只是理论家一种带有些微自恋和夸大的一厢情愿的提法。此外,艺术终结论不过是历史发展(也许几乎就是资产阶级兴亡史)的结果,为什么偏偏需要杜尚的挑战?朗西埃虽然有一个混合民主和等级的艺术“方案”,但是面对艺术或哲学可能有一个“方案”么?如何可能?作品本身何以能够“都交由大众评论”?(图/吴清原)

 ?。ㄗ髡呦抵泄缁峥蒲г貉芯可翰┦可?/p>  

  

  

作者简介

姓名:吴清原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贵州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