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马克思主义信仰及其构筑
2020年06月12日 13:05 来源:《科学与无神论》 作者:张轩 任慧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马克思主义信仰是要在现实的发展中实现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具有科学性与革命性、现实性与理想性、受动性与能动性、真理性与价值性、批判性与建设性、历史性与逻辑性相统一的本质特征,在信仰的对象,信仰的方式,信仰对象对信仰者的态度,对人类自然本性的态度,信仰的目标及其实现的方式,信仰的结果等方面与宗教信仰有着本质的不同。建立科学的信仰并非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需要人们高度的理性认知与高度的自觉意识。需要坚持历史自觉,理论自觉,修养自觉,意志自觉和行动自觉。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宗教信仰;信仰

  作者简介: 张轩,新疆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任慧婷,新疆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助教。

  基金: 自治区社科基金项目《加强新疆各族群众中华文化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研究》(18BKS015);自治区高校思政课发展创新研发中心项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名师工作室》阶段性成果。

  关于信仰是当下很热门的话题,然而一些人将信仰归结为宗教信仰,进而得出中国人没有信仰的结论。一些人将信仰指向纯粹的精神层面,与现实完全隔绝的彼岸世界,这种与现实毫无瓜葛的信仰最终也只会指向天国、归附上帝。一些人认为宗教信仰是一种信仰,马克思主义也是一种信仰,作为信仰两者是相通的,在本质上具有一致性。于是,什么是信仰?是不是只有宗教信仰才是信仰?马克思主义信仰是不是信仰?马克思主义信仰与宗教信仰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怎样构筑马克思主义信仰?种种问题需要我们的回答。

  一、什么是信仰?

  要讲清楚什么是信仰首先应当从信仰产生的根由入手。换言之就是为什么会产生信仰问题,为什么人要有信仰。人与其他高等动物不同之处除了人是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动物,还在于人是能够“制造工具”的动物,更在于人是具有高级思维能力、复杂情感活动与需要、并且能够运用语言、文字等符号形式对其加以表达的动物。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卡西尔把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因此,人类不仅要生存,还要思考生存的价值和意义。即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应当怎样活着?怎样的生命才有意义?特别是具有永恒性的意义。然而,由于对于个体而言,生命是有限的,人总是要死的且是不可逃避和逆转的。如何战胜死亡,克服对死亡的恐惧,特别是对“死亡恐惧”的恐惧;如何超越有限的生命,赋予有限生命以无限的意义,实现从有限到无限的升华;如何超越世俗,抛开物欲,实现纯粹精神的追求,从此岸达至彼岸,这些就成为人们必须关注与思考的重大问题。战胜死亡、实现超越、达至彼岸从而一同成为信仰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当然,现实社会的苦难和自然力的不可抗拒,对未来的无望、对生活路途的不可掌控和对人生的迷茫也导致人们希望找到解救之路,获得精神的安慰与寄托,亦是信仰产生重要根由。

  那么,信仰能有效地回应和解决这些需要吗?这就要解读什么是信仰。当下,很多学人把信仰归属于对某种超自然、超世俗、超验的对象的追求与膜拜。如果是这样的理解与界定,那么信仰只能是宗教信仰,或者是对某种“纯粹的”、“神秘的”精神的信仰。一旦如此划定信仰的边界与对象,那么人们只能、只有、只好在虚无缥缈的天国寻求精神与心灵的寄托与安放之处了。在信仰对象的界定上必须打破这种话语“霸权”,突破此类对象预设和幻象。事实上,自人类思考和关注这一问题以来,并不是只有这种超自然、超世俗、超验的对象才能构成信仰的方向。一般而言,信仰是人对某种思想、主义、神灵的认同,并以此做为生命追求的价值目标进而将其做为精神与心灵寄托的终极所在。即人类信仰的对象除了虚幻的上帝或神灵,某种思想主张或社会理想也是信仰的重要内容。从信仰的内涵与特性上讲,它是人所独有的精神追求,是属于精神层面和价值层面的,具有一定的超越性、超现实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信仰问题与物质生活无关,即使是各种宗教所向往的天国也脱离不了对“那个世界”里物质生活完全充裕性的描述。当然过度地追求物质性需要,可能使信仰丧失理想性与超越性,失去了崇高性,从而失去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而完全没有了物质生活的依托与满足,与现实完全分离,信仰的存在会在某种程度上失去可能。

  由于信仰缘于对现实或者是世俗的不满意,信仰问题其实暗含了对理想性人生、理想性社会、理想性未来的追求。这样界定信仰,就使得信仰可能是对神灵的信仰,可能是对精神思想的信仰,可能是对某种主义和主张的信仰。信仰也就有了无神论信仰与有神论信仰的区隔,有了“纯粹”精神信仰与将理想同现实相结合的信仰的区隔,有了科学信仰与非科学信仰的区隔。如果说宗教信仰、“神秘精神”的信仰是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安放在并不存在的彼岸所在,用人造的幻象满足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欲求,用以安慰甚至可以说是麻醉人们的痛苦与不满。那么,科学信仰就是把人类对美好未来的追求、对生命有限性的超越安放在个体生命的历程中、人类前进的历史路途中。在信仰问题上我们不应当彻底断裂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世俗社会与理想社会的关系,视两者之间的关系为水火不相容。我们不应当将信仰问题完全置于与世俗世界、与现实社会毫无连接可能的境地里。

  同时,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人类终极追求与思考的价值,看到信仰的重大价值与意义。《论语·颜渊》有一段孔子与其弟子的对话就谈到了信仰。“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孔子认为治国安邦有三件大事,一是百姓能够丰衣足食,二是国家做到军备强大,三是人民有信仰,做人有信誉。在这三者中,孔子认为信仰是最重要的,即使民众不能丰衣足食,国家军备难以强大,民众的信仰是不可丢掉的,否则将无法安身立命。今天我们讲,“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同样是基于此理。

  二、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信仰?

  马克思主义信仰亦可称之为共产主义信仰,要说明马克思主义信仰就要先说明什么是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有一个基本说明:“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这样的一个科学判断暗含了以下几点:首先,人类社会是一个不断进步发展的过程;其次,阶级社会包括资本主义社会并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终点和理想目标;第三,人类的最高理想在于全人类共同的解放———自由全面的发展;第四,在对人类美好未来的追求中必须坚持历史与逻辑的统一。由此,马克思主义信仰就是在对人类社会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中,在对资本主义的深刻批判中,勾画出的对于未来人类社会理想目标的理论思考与现实行动。在这个社会里将消灭剥削、消灭压迫,实现人人平等,实现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马克思主义信仰既是科学的理论也是现实的社会运动。也正是这样,彰显了马克思主义信仰与宗教信仰的根本不同。

  马克思主义信仰属于无神论信仰。当宗教信仰把人们的信仰安放在五花八门、林林总总甚至相互抵牾的神灵上时;当宗教信仰的对象因其超验,只能也只有信仰时。马克思主义信仰坚持唯物主义的立场,语重心长地告诫人们: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形式。”2物质世界是一个自在自为的世界,是一个有着其内在运动变化发展的规律性的世界,是一个运动变化发展进程既有必然性又充满偶然性的世界。现实生活的苦难的摆脱,人们对美好社会的向往不是在虚无缥缈的天国,不是神灵的预设,而在于人们的努力与奋斗,在于人类社会和人自身不断的前行与进步之中。如果是上帝创造了人,那么人的一切、社会的未来就只能到上帝那里寻找答案,只能依靠上帝给我们解决。如果人是自在自为的存在,那么人的一切、社会的未来就必须在历史的进程中,在人类自身的努力中加以解决和实现。

  马克思主义信仰是科学信仰。从信仰的性质上讲,信仰有科学与非科学之分。这表现在信仰的对象,信仰的方式,信仰对象对信仰者的态度,对人类自然本性的态度,信仰的目标及其实现的方式,信仰的结果等方面。从信仰的对象看,宗教将信仰安置在无法企及的天国,那里有个唯一的,全知、全智、全能、全善、全明,至慈、至睿、至恕、至大、至尊的上帝或者真主。这是一个人类从头脑中臆造出的超验的、超自然的、超世俗的、超现实的幻象。从信仰的方式看,因为神灵、来世、天国的虚幻性,其既不能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信众对此不能也不许怀疑,只能相信,所谓“信则灵”。正如德尔图良所言:因其荒谬,所以可信。可以说这种信仰是非理性、甚至是反理性的。是非科学的、甚至是反科学的。从信仰对象对信仰者的态度看,各种宗教往往宣称自己信仰的是真神,如果不信、不敬会受到惩罚。因此宗教布道的历史并不是温情脉脉地高唱着人道牧歌,面对异教徒,宗教从来都不是宽容和友善的,往往是伴随着对异端和无神论者的刀光剑影。并且,神是不能被批评和质疑的。如果有异议和怀疑,即使不是罪孽深重,也是对神灵的大不敬。从对人类自然本性的态度看,宗教往往把人类苦难、社会丑恶的根源归结为人性的“恶”,这种“恶”又源于人的欲望即自然本性。佛教讲“苦海”,基督教讲“原罪”,伊斯兰教讲“前定”,凡此种种俱在强调人的食色之生理欲求是造成苦难与罪恶的根源。可是,如果人的自然本性罪恶如此,那么干吗还要来到世间?怎么去延续生命?又如何在生命的延续中实现生命的价值?从信仰的目标及其实现的方式看,宗教要将信众从苦难的现实中、从肮脏的欲望中、从困惑苦恼的精神纠结中解脱出来,将肉体与灵魂送达天国。为此,宗教给予苦难的灵魂以精神安慰与寄托,并对世间的丑恶进行批判,要求人们过一种节俭、向善的生活。就此而言宗教无疑有着积极的文化与道德意义,可是当社会本身充满罪恶、不公且无法改变时,个体的救赎如何实现?个人的苦难到哪里得以解脱?因此,有学者睿智地指出宗教是救鱼的,可是水脏了怎么办?从信仰的结果看,宗教信仰是实现人性的救赎,或者是“不朽”、或者是“永生”、或者是“涅槃”、或者是“天堂”。可是谁人实现了永生?天堂又在哪里?又有哪一位曾经有过来世?因此,宗教只能是苦难生灵的叹息,无情世界里的有情,麻醉心灵的鸦片。

  马克思主义信仰具有的科学性与革命性、现实性与理想性、受动性与能动性、真理性与价值性、批判性与建设性、历史性与逻辑性相统一的本质特征,使得其与宗教信仰有着本质的区别,表现于在信仰的对象,信仰的方式,信仰对象对信仰者的态度,对人类自然本性的态度,信仰的目标及其实现的方式,信仰的结果等方面与宗教信仰有着本质的不同。

  从信仰的对象看,马克思指出“人创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创造人。”3为此,“废除作为人民的虚幻幸福的宗教,就是要求人民的现实幸福。”4“于是,对天国的批判变成对尘世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变成对法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变成对政治的批判。”5马克思恩格斯在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中,并没有肤浅地以救世主的身份站在道德的高地去完成说教,而是立足唯物史观,在深入剖析与揭示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对劳动成果的无偿占有,资本对劳动者的残酷剥削的基础上,提出构建更加公正、合理、利于广大劳动者并使人类实现共同进步的社会———共产主义。在那里,每个个体都能够实现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能够实现真正的自由。这样的社会不是存在于虚幻的天国和仁慈的上帝那里,是在无产阶级奋斗的历程之中,体现着科学性与革命性的统一。同时,每个个体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与所有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互为前提,实现了个体信仰与社会信仰的统一。

  从信仰的方式看,建构马克思主义信仰不仅需要激情,更需要理智的思考、理性的选择。马克思在抛弃了天国、上帝之后,同样扬弃了“自由”“公正”“博爱”“正义”等等美妙的道德说辞,立足于人类社会的历史性、发展性、阶级性,深刻揭示了道德、价值观念背后的经济根源、利益链条和同一概念、名词得以存在并彰显意义的特定语境。不是在对抽象名词的探讨中,而是在对现实社会的反思中,积极探求理想社会的合理性特质和超越性本质。在这样的社会里,“结束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6到那时,“人类的进步才会不再像可怕的异教神怪那样,只有用被杀害者的头颅做酒杯才能喝下甜美的酒浆。”7在这里,马克思主义信仰实现了现实性与理想性的统一,实现了人类活动的实然与应然的统一。

  从信仰对象对信仰者的态度看,马克思主义有着坚定的唯物主义立场和现实追求,即坚持自身的真理立场和对美好社会的追求。强调对于社会规律的正确认识和积极、恰当的作为是实现社会进步和人生幸福的基本路径。科学的思想并非生而有之,“社会主义学说则是从有产阶级的有教养的人即知识分子创造的哲学理论、历史理论和经济理论中发展起来的”,它“是完全不依赖于工人运动的自发增长而产生的,它的产生是革命的社会主义知识分子的思想发展的自然和必然的结果。”8为此,必须坚持从经济斗争范围之外给工人群众灌输政治意识,使他们接受科学社会主义思想,自觉地为实现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而奋斗。对于暂时不接受、不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群众,始终坚持教育、转化的态度和等待的耐心,从来没有也绝不会祭起杀伐的大旗。马克思主义对于自身亦坚持在实践中不断检验、修正和发展,从来不会拒绝对自己的批评。对于不同的政治见解和社会理想则是求同存异,百家争鸣。让科学的思想在观点的冲撞和理论的争鸣中彰显价值,让无产阶级在追求美好未来的具体行动中完成受动性与能动性的统一。

  从对人类自然本性的态度看,马克思主义坚持人性是社会性和自然性、人性与兽性、生理性与精神性的统一,人性是伴随着社会形态的变化而变化的,没有什么永恒的唯一的不变的人性。同时,作为自然生物,人的生命延续与发展的基本需要无所谓善恶,需要的满足、不断的满足和更好的满足是人类及其个体生存、发展的必然要求。将人的需要视作恶之泉,无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无解的悖论。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是满足需要的方式的正当性与合理性,二是在每一特定时期需要的正当性与合理性即需要的合理限度。人类就是要在认识和掌握自然、人类社会和人自身的发展规律的基础上,通过正当合理的方式不断地、更好地、更充分地满足人们的需要,从而实现了人类活动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实现了真理性与价值性的统一。

  从信仰的目标及其实现的方式看,马克思主义致力于实现劳动者对幸福生活追求。然而幸福是多方面的、多层次的,幸福不仅体现在物质生活层面,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实现在精神生活层面、社会关系层面。幸福不仅仅是一个点,更是一个不断延伸、丰富的过程。如何实现?为此,马克思非常重视理论的现实作用,强调哲学改造世界的功能,任何科学的理论与社会目标必须通过现实的行动才能够得以实现。没有对现存事物的批判就不可能有新的成长与进步,资本主义作为比以往社会形态更加高级、发达、进步的社会并没有真正实现大多数人的幸福,却恰恰是建立在拥有资本的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剥削以及凭借资本对财富的肆意占有。要建设更加合理、公正、美好的社会,就必须对资本主义进行精准、深刻、全面的批判,找到问题产生的根源,进而指出社会进步的目标和方向,实现美好社会的道路以及力量所在。所以,当空想社会主义致力于拯救劳动阶级时,马克思主义敏锐地指出拯救无产阶级的只能是无产阶级自己;当宗教努力救人时,马克思主义致力于消除产生人间悲剧的根源,通过推动社会的变革,实现了从救鱼到治水的转换,也正体现了共产主义信仰是批判性与建设性相统一的信仰。

  从信仰的结果看,人类社会是一个现实的历史进程。与自然界的变化不同,人类社会是一个从低级到高级,在艰难与曲折中不断进步、向上的过程。人类一直在向往和寻找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相互关爱、人人平等相待的公平正义的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往往不断而且仍在付出惨重的代价。马克思主义就是在坚守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的前提下,深刻剖析了人类社会演变的三大阶段,即“从人的依赖性”到“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再到“个人全面发展的自由个性”,实现了对人类历史的考察与人类社会实际进程的有机统一。正因为如此,马克思主义对于美好社会的追求不仅是一个理想,更是一个现实的行动;不仅是反映了人类历史的要求,更是标识了人类历史的未来,是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信仰。

  当然,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实现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它联结着现实与理想、当下与未来。它的实现也不是自然而然的,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经过无数人和若干代人的奋斗,需要长期的探索、艰苦的努力甚至可能是曲折、反复。其实现的具体方式和道路同样会是多样的、复杂的。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既有历史的必然性,也会有大量的难以预测的偶然性。这个目标本身也不是一个终点、一个尽头,它仍然会体现为一个过程,也很可能是一个从初级到高级的过程,一个从部分到全部的过程,一个从不全面到比较全面的过程。

  三、怎样构筑马克思主义信仰?

  建立科学的信仰并非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需要人们高度的理性认知与高度的自觉意识。如何构筑马克思主义信仰,既是一个理论难题,也是一个现实难题。在理论层面,我们必须讲清楚马克思主义信仰“是什么”和“为什么”;在现实层面,我们要清醒地看到,“世界观的问题只能够是逐步地使人了解,不能强迫人家相信。精神上的东西不能强迫人相信,也不能强迫人不相信。”6信仰作为人的精神层面的内容,如何建构,建构后如何能够坚定、执着而不动摇,需要做这样一些功课。

  一是坚持历史自觉。其一是坚定唯物史观。人类社会是一个不断变化、发展和进步的历程,每个人都是这一进程中的一份子,我们不可能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需要自觉地认识到这一点,并在此基础上,审视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当下与未来。由是个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就不能只是在纯粹个体的限度内得到实现,而必须在人类历史和人类整体的架构内进行。个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就不可能仅仅是生死向度上的,还须安放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这就需要把个体的生命发展与人类进步方向统一起来,把个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与人类社会的理想目标结合起来,在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历史进程中谱写生命的篇章。其二是坚守生命价值的历史意义。需要清醒地看到个体生命必然的有限性和生命意义可能的无限性,敢于并善于超越个体生命的有限性,这种超越只能也只有在历史的进程中而不是在对天国的向往中得以完成。在这里,我们的古圣先贤对于人生不朽的思考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范宣子以为家族权势与血脉的世代传承为“死而不朽”,叔孙豹则认为:“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真正的不朽是在于德、行、言,即“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9“这三不朽的次序如何排定的呢?”钱穆先生认为:“‘立功’只是一时的贡献,‘立言’始是万世教训,更高过了立功。‘立德’则只在一己。”10即最高境界是立言———留言万世,启迪心智,引领历史;其次是立功———泽被当代,福荫后人,世代留名;再次是立德———反求诸己,身修楷模,众人仰慕。这样的三不朽都坐落在人世间,坐落在现实的生活与行为中,坐落在社会的实际中,坐落在历史的脚步中。正因为如此,国人在缅怀伟人、先烈、圣贤时,感佩的是其生命与精神、功绩与情怀的不朽,而不是“不死”。

  二是坚持理论自觉。其一是坚持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是科学的世界观的立场。对于真理,我们应当坚持也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的基础上,提出实现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与目标,科学地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正因为如此,共产主义信仰是科学的信仰,是在理论和实践中得到验证并将不断验证的科学真理。马克思主义是在改造社会的基础上实现个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的,是在建设更加美好社会的目标上实现个体生命的自由与发展的,是在人类进步的方向上实现个体生命的不朽的。其二是立足现实与社会发展,紧扣人们的思想实际与需要不断充实、修正、完善和丰富马克思主义。今天,在理论上和现实中,人们对于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信仰产生了这样那样的怀疑。一方面是对于马克思主义本身的不了解;一方面是社会主义发展过程曾经出现了一些问题;还在于我们的理论建构还不是十分有力、有形,还不能有效地解决人们的思想困惑,还不能有力地带领人们走出理论误区。为此,就需要不断地面对新情况、新问题,充实、修正、完善和丰富马克思主义,有效地回应理论质疑,有效地解决人们的思想难题。特别是在信仰问题上,要讲清楚什么是信仰,宗教信仰没有也不可能真正地解决“为什么要信仰”,没有宗教信仰不等于没有信仰。要使人们认识到宗教信仰与科学信仰的本质不同,认识到宗教信仰的虚幻性和非科学性。要看清楚资本主义不是人类历史的终结,要认清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性和方向,社会的发展一定会超越资本主义这一具体历史形态而达至更加美好的境界。

  三是坚持修养自觉。其一是信仰的树立需要理性自觉。信仰的建构需要情感、需要激情、需要对真理的敬仰和规律的敬畏,甚至可能会有某种盲从,但这并不意味信仰不需要理性,并不意味着信仰不需要理智的思考、判断与选择。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建立是要以科学的认识为前提,同时还要有科学的人生观与价值取向。一时的冲动、心血来潮是难以建立马克思主义理想与信念的,即使建立了也难以长久。其二是信仰的坚持需要不断地磨砺。中国古人的修养功夫可以为我们所借鉴,先秦时期的思想家认为以天下为己任的君子必须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责任担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11要完成如此的责任担当就要从基础做起,从点滴做起,从日常的扫洒小事做起———“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天下难事必做于易”。践行担当的程序和路径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通过学习和思考,明白事理、人情、世道,从而懂规则———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能自持———慎独;有理念———中庸之道;会方法———勿以善小而不为,积小善成大德;讲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敢担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要完成这样的修行与磨砺,要实现这样的事业成就,就要锻炼自己的心性、意志,培养浩然之气,要建树起“智、仁、勇”三达德。有思想、有识人视事之智慧,有仁爱、有爱人为民之心,有勇敢、有舍我其谁之担承,才能实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达到人生不朽的境界。共产主义信仰的构建同样需要这样的坚持与努力。

  四是坚持意志自觉。科学理性的信仰的坚持需要坚强的意志保证。与宗教信仰的盲从与迷狂不同,科学信仰源于理性的考量,基于对人类社会及其历史,基于对个体生存及其发展之必然规律的深刻理解、把握与感悟。面对具体生命的有限性即人必有一死,能否坦然面对。面对利益的诱惑,能否坚守做人、做事的底线。面对威逼利诱、严刑拷打能否大义凛然;面对生死的考验特别是为国家、人民和正义的事业能否视死如归。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品质的支持,会是难以为继的。要敢于将自己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安放在为国家民族利益奋斗、为普罗大众服务的现实活动之中,在社会进步、人民幸福的历史进程中实现生命的永恒与不朽。切记是不朽而不是不死。当然,应该坦承要做到这些仅仅有信仰未必就行,这可能就是英雄与凡人的距离。也应该看到即使树立了信仰,能否坚定地做到这些,也绝非易事。对于每个人来说信仰的坚持或许永远在路上,在自我持续的修为与努力之中。却不可以因为艰难所以放弃,因为做不到而有意诋毁。即使一时无法做到,也应当心存敬意,心怀渴望,正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12

  最后是坚持行动自觉。一是在实际生活中积极践行。马克思主义信仰是一个现实的运动,是理想与现实的集合,需要在现实的奋斗中实现理想的目标。要在思想上树立马克思主义信仰,需要在现实中予以培育;树立之后,需要在实际生活中积极地自觉地加以实践。马克思主义信仰不是安放在书斋里的理想,更不是在个人的神秘的超验体验中实现。马克思主义信仰需要在现实的土地上,在人类社会的进程中,在每个个体生命的完善与成长中完成理想性与现实性的统一,实现可能性与现实性的统一,达成必然与自由的统一。二是处理好个人与社会、局部与整体、当下与未来的关系。长时期以来,人们往往以为只要坚持互利无害的尺度,每个个体对于自身美好未来的努力就一定会造成整体社会的持续进步。然而,现实的残酷同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从“理性经济人”的角度并没有有效带来人类整体福利的增进,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行为底线并没有促成社会道德境况的切实提升,从儒家“修齐治平”的路径并没有实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大同理想。究其根本仍然在于没有科学的理论就难以产生科学的实践,必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一个科学信仰的前提下,科学合理地处理好社会发展中各种利益的纠葛,处理好各种目标的冲突,处理好各种需要的矛盾。特别是当我们已然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努力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积极地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科学的理论与实践就有着更为现实与紧迫的意义。因为“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7我们所需要的只能在我们的努力与实践中才能变成现实,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实现不仅仅是在理论上的建构,更需要在实践中、在我们脚踏实地的行动中加以落实。不仅要看“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还要认识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如果没有信仰,人类将会怎样?由于信仰的产生根源于人对生命的眷恋、对死亡的恐惧,所以把信仰安放在历史的脚步和理性的选择之中尚不能完全解决人们对生的眷恋和对死的畏惧。为此,宗教作为麻醉剂起到了一定的慰藉、补偿的作用,天堂与来世给了人们虚幻的寄托,即使没有宗教信仰的普通民众也会对神明有种莫名的敬畏。这正说明了坚持科学信仰的艰难,说明了构建科学的信仰,把信仰寄托于历史中,把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安放在现实的行动中,需要自觉、智慧和勇气。应该承认普罗大众如果没有这种自觉和勇气,没有持之以恒的修养,要达此境界是困难的。因此,信仰将是伴随人类的永恒话题,也是伴随人类永恒的难题。但与其欺骗自己不如清醒地面对,于艰苦磨砺中实现不朽,于不忘初心中得到始终。

  参考文献

  [1]徐斌,论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3年第3期

  [2]郑敬斌,怎样认识马克思主义信仰与宗教信仰的关系,[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6年第3期

  [3]徐明德,熊建圩,黄明理,信仰的含义及特征,[J],南昌航空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4期

  [4]拙作,中国人的信仰与构筑———兼论中国人没有信仰,[J],理论月刊,2015年第12期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页。

  2(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33页。

  3(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页。

  4(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页。

  5(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页。

  6(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89页。

  7(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91页。

  8(3)《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317-318页。

  9(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87页。

  10(2)《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11(3)钱穆,中华文化十二讲,[M],九洲出版社2012年版,第36页。

  12(1)《孟子·告子(下)》。

  13(1)《史记·孔子世家》。

  14(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95页。

作者简介

姓名:张轩 任慧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贵州快3